蚌孩子

发布时间:2020-05-22  本故事已累计被阅读 530 次

 蚌孩子 睡前故事

大海里有一只年轻的蚌,刚刚开始学会用自己的身体去丈量祖祖辈辈生活的这片海域。它从礁石上翻滚而下,像一辆呜呜响的过山车。它在珊瑚丛中漂移,潇洒得像艘宇宙飞船。它来到沙滩上。弄得海浪哗啦哗啦响,吓得胆小的寄居蟹慌忙躲藏。

请问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儿?一个嗡嗡嗡的声音说。

蚌孩子张开眼睛四处瞧,想知道是谁在跟它说话。周围是一些挤挤挨挨的小海螺和贝壳,还有许许多多的小鱼,它们一会儿悬浮在水面上,一动不动,像秋天落入水面的柳叶;一会儿飞快地游动,像一支支箭,射进苍茫的大海深处。这些小小的生物,不可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。

“你是谁?是谁在跟我说话?

“是我,请你过来,跟我坐在一起,好吗?”那个嗡嗡嗡的声音说。

蚌孩子循着声音望过去,它看见了一个金光灿灿的皇冠海螺,坐在沙滩旁的礁石上。皇冠海螺是大海里最尊贵的海螺,它们活的时间很长,经历的事情很多,差不多就是大海里的“百科全书”。

蚌孩子滚过沙滩,爬上礁石,坐在皇冠海螺的旁边。

“我坐好了。”蚌孩子说。

“好。”皇冠海螺说。

“我坐好了。接着我该做什么呢?”蚌孩子问。它是一刻也不愿意安静的。

“你坐好,你看,你听……”皇冠海螺说。它坐在礁石上,一动不动,仿佛它天生就是长在礁石上的,是那一丛黑色的礁石上开出的一朵金光灿烂的花。

周围不就是大海吗?不就是自己早就熟悉的鱼群、贝壳、鸥鸟吗?有什么可看的呢?蚌孩子觉得奇怪。但皇冠海螺是很有威望的,蚌孩子不敢反驳它,只好安静地坐在它的旁边,像它一样呆呆地望着远处。

远处水天相接,一片苍茫的蓝色。清晨的风,从安静的海天相接处轻轻地吹过来,像一群精灵在无声舞蹈。因为这舞蹈太精彩了,海浪轻轻地拍打着沙滩,为它们鼓掌。这样的掌声安静悠远,是最庄严的礼赞。

海天之间,一切的一切都安静下来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奇迹。

突然,一个红彤彤的圆盘从东方的海平面跳跃而出,它那么耀眼,仿佛是大海用所有的能量孕育出来的一枚金红的果实,献给宇宙中的所有生灵。

“那是太阳。金灿灿的太阳是大海的珍珠。”皇冠海螺说。

蚌孩子知道什么是珍珠。在蚌的世界里,孕育出最光彩夺目的珍珠的蚌会赢得最大的尊重。那样的蚌总是特别安静,你从来看不到它们匆匆忙忙的身影,从来听不到它们吵吵嚷嚷的声音,也从来听不到它们说要到哪儿去旅行,要去创造什么奇迹的话语。它们有时候就待在深海的一个僻静的角落里,仿佛被人遗忘,也仿佛自己遗忘了自己。但是所有的蚌都知道,越是在最黑暗的深海,在光线透不到的地方,它们捧出的珍珠就越璀璨,能照亮整个黑暗的世界。

一个初涉尘世的蚌孩子,是不敢奢望自己会孕育出那样的珍珠的。因为在蚌的世界里,虽然所有的蚌孩子都会做孕育珍珠的梦,但是只有极少的蚌能够成功地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“金灿灿的太阳是大海的珍珠。”蚌孩子重复着皇冠海螺的话。它抬起头看着光芒四射的太阳,小小的心里充满了太阳温暖的光芒。

在太阳的光芒里,海鸥搏击长空,鱼群追逐嬉戏,海浪亲吻沙滩,海螺响亮吹奏,树林庄严敬礼……天地之间的一切生灵,在太阳的光芒里生机勃勃。

蚌孩子想,会不会有那么一天,我也能变得闪闪发亮,光芒四射呢?

它看看自己青涩的壳、小小的暗淡的身体,低下了头。

“你有了一个梦想。”皇冠海螺说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蚌孩子问。它不愿意别人看出自己的心思。尤其那个想法和自己的条件差距那么大的时候,它希望自己的小小的梦想,就像一个小小的秘密,一直埋在心里。它们家族中许许多多平常的蚌,曾经也有过小小的梦想,但是,在海水的冲刷下,贝壳碰得伤痕累累,也不一定能够实现。

“就在刚才你抬头向太阳礼赞的时候,一束太阳的光芒照亮了你的心底。它在那儿留下了一颗闪亮的种子。”皇冠海螺说。

“我的闪亮的种子是珍珠吗?”蚌孩子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是不是珍珠,得问你自己。”皇冠海螺说,“因为种子是种植在你的心里,可不是在我的心里。”

皇冠海螺将柔软的身子缩回贝壳,滚下礁石,消失在大海深处。

蚌孩子想:蚌心里的闪亮种子,除了珍珠还能是什么呢?肯定是珍珠了!我真幸运啊,我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蚌孩子,我就有了闪亮的珍珠的种子!

蚌孩子很高兴,它来到沙滩上,那儿有各式各样的贝壳,还有鱼群,有张牙舞爪的招潮蟹和横冲直撞的龙虾。它们在浪花里玩耍,蚌孩子的到来一点也没有引起它们的注意。

蚌孩子说:“你们大家都过来,我给你们看我的珍珠。”

招潮蟹朝它瞪眼睛,不屑一顾:“别吹牛了,你这么小,根本不可能有珍珠!”

“我有,你们看!”蚌孩子张开青涩的蚌壳,让大家看。

它的蚌壳里除了它自己小小的、鲜嫩的身体,什么也没有。

大家发出嘲笑的声音。龙虾用巨大的钳子夹起蚌孩子,把它抛向远处:“滚开吧,你这个不要脸的吹牛大王!”

“吹牛大王!吹牛大王!”嘲笑声比海浪聲更大,一直追逐着蚌孩子。

蚌孩子重重地摔在沙滩上。它的蚌壳摔开了,一颗很大的砂粒,深深地扎进了它的身体。

它躺在干燥的沙滩上,太阳在天空中炙烤着它,飞鸟在头顶上盘旋着,随时都有可能扑下来,啄食它的身体。但它还能听到大海的浪涛声,能闻到大海那熟悉的气息。它知道,它离那水并不远,只要努力,它就能回到大海里去。

蚌孩子的身体里扎进的砂粒,使它疼痛难耐,但它还是坚持着,一点一点地朝大海爬去。

它尽了最大的努力挪动身体,却几乎看不出移动的痕迹。随着太阳的炙烤,它的身体越来越干,体内的疼痛持续着,没有结束的时候。它和大海之间那一段小小的距离,随着时间的流逝,似乎没有变短,反而越来越长了。

蚌孩子越来越虚弱了,但它还能听到大海的声音,它相信那声音是对它的呼唤,是大海在召唤它。

蚌孩子艰难地向大海爬去,大海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孩子。招潮蟹招来了潮水。潮水飞快地漫上沙滩,冰凉的海水裹住蚌孩子奄奄一息的身体,把它搂回了大海的怀抱。

蚌孩子虽然回到了大海里,但那颗砂粒一直留在它的身体里,疼痛一直折磨着它。

它哭,想用泪水冲洗掉那粒砂子;它在海浪里翻滚,想让海水减缓它的疼痛。可是,它这样做,除了把自己折磨得伤痕累累,一点用处也没有。

它在大海里四处旅行,想找到一个名医,来医治自己的疼痛。它也想再找到那个皇冠海螺,问一问关于那天早晨它说的“闪光的种子”的含义。因为如果没有那天早晨皇冠海螺说过的话,它会一直是个快乐的蚌孩子,不会遭受这么多的痛苦。

旅程那么漫长,疼痛也没有尽头。小小的蚌孩子在旅行中慢慢长大了。在长大的过程中,它慢慢接受了自己的疼痛。如果疼痛总是有的,每天为疼痛哭泣也没有用,不如擦干眼睛里的泪水,看看旅途中的风景。

它见过海底最大的沉船。是一只老龙虾带它去看的。

老龙虾说:“曾经那么豪华的船只,如今在海底只剩下残骸,船身的残骸异常平静,让海藻、贝壳和珊瑚在它的身体里安家。如果海底所有的沉船依然想念曾经的繁华热闹,大海一定會暗流涌动,永不平息,所有的海洋生物都会惶恐不安吧。你看,现在这些沉船已经和海底融为一体,成为了新的海床。”

蚌孩子到深海沟中的人鱼家族去做客。它们是蚌孩子见过的最美的生灵,可是它们藏在深深的海沟中,只有很少很少的人见识过它们的美丽。

人鱼公主对蚌孩子说:“美丽是自然中瑰丽的景致。美丽的存在不是为了展示,而是为了被发现。”

在漫长的旅程中,蚌孩子习惯了疼痛,因而它也就忘记了疼痛,忘记了体内的砂粒。

许多许多年过去了……

有一天,蚌孩子辗转回到了自己的家乡。它已经不是一个蚌孩子,而是一个巨大的蚌,它的蚌壳上伤痕累累。它平静地回到自己生长的礁石旁,它的蚌壳紧紧地封闭着。它一动不动的时候,就像是黑色礁石的一部分。然而在深深的寂静中,它偶尔会张开自己的蚌壳。这时,它的体内光芒四射,那一粒曾经让它疼痛的砂粒,已经变成了一颗巨大的珍珠。

或许有一天,当进入深海进行探险的人们发现它的时候,会把它的珍珠当成大自然瑰丽的奇迹,四处传扬。然而,最让它感到幸福的,不是因为它终于孕育出了最大、最美丽的珍珠,也不是珍珠的灿烂光芒,照亮了它的整个生命,而是曾经为了消除自己的疼痛,四处旅行,沿途发现过许多美丽。(完)

本文地址:https://kuailegushi.com/shuiqiangushi/bang_hai_zi.html
故事说明:这是一篇关于    的故事,故事的名字是《蚌孩子》。
网站提示:仅提供《蚌孩子》在线阅读、全文阅读、读后感、故事全文、完整版。
版权声明:本故事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 原作者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!


(名言警句自动采集自网络,如有错误或不当,请联系)